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《沙丘2》到底好不好看?

时间:03-16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55

《沙丘2》到底好不好看?

“花50元钱购买一张电影票,看大制作还是看大小品?”在很多年前,这甚至不是一个电影观众应该思考的问题。视觉成就了电影,也让电影走了很多弯路。从《火车大劫案》《星球大战》再到《指环王》《阿凡达》,电影一次又一次地证明视觉上的升级,将带给观众多么大的震撼。但就在《钢铁侠》上映后的十几年间,部分以漫威为代表的好莱坞电影人养成了“遇事不决,全靠特效”的恶习,让观众一度产生了“大制作等于大垃圾”的错觉。倘若《沙丘》系列电影最终可以成功,或许可以把走歪了的好莱坞,带回它本应该走的路上。史上最难改编相比起很多人熟知的科幻题材作品,由已故作家弗兰克·赫伯特于1965年创作的小说《沙丘》,并非将重心聚焦在物理学和外太空探索上,而是以生态学为中心,其中综合了大量自然、社会、人文的内容。二战后美苏两国开展军备竞赛,伴随着社会转型和科技进步,涌现了一批科幻小说作品。相比起单纯的秀肌肉式的科技呈现,《沙丘》将目光投向了庞杂的主题,作者夹杂着不少对于此前社会和宗教制度的反思,让《沙丘》成为了一部无比复杂的作品。这令《沙丘》的影视化改编极为困难。《沙丘》系列作品甚至可以说是影视改编历史上最难的作品之一,难度堪比《三体》。在上世纪70年代,制片人雅各布斯买下《沙丘》的改编权,希望曾经执导过《阿拉伯的劳伦斯》的大卫·里恩拍摄《沙丘》,大卫·里恩没看上,拒绝了。等再寻思换导演时,雅各布斯因病去世,这个项目就放下了。随后《沙丘》的版权被辗转卖给了法国财团,被交到了电影人亚历桑德罗·佐杜洛夫斯基(以下简称“佐爷”)手上。佐爷折腾了好几年,找了原画师、音乐制作人、分镜头设计大师、甚至还答应了著名画家达利离谱的片酬要求,组建了豪华天团,号称要拍一部长达12小时的电影,当场吓退了迪士尼和华纳两大巨头,对方表示要么改到90分钟,要么就别拍了,佐爷一咬牙一跺脚,还真就没拍。佐爷《沙丘》的一部分设定甚至直接成就了此后的《异形》和《星球大战》。佐爷之后,曾拍摄《异形》的导演雷德利·斯科特接手《沙丘》的改编工作,但中途退出,转而去拍了《银翼杀手》。再后来1984年,导演大卫·林奇的《沙丘》成功上映,但口碑和票房都“翻车”了。以至于大卫·林奇曾公开表示,自己再也不会看《沙丘》,永远不想再看到《沙丘》。《沙丘》这作品有毒,一度成为了好莱坞的都市传说。《沙丘》剧照 图/《沙丘》官方微博《沙丘》的难点在于,每个物品都有自己的背景,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来历,每个设定都有复杂的架构,人、物、环境、时间互相交织干涉,放弃一点就说不清楚,全都要,就讲不完。文字中关于生与死、现实与梦幻、曾经与未来大量抽象化、意象化的描述和表达,更令改编者找不到抓手,文字带来的魅力,转化成影像时,必会打折。所以,直到丹尼斯·维伦纽瓦表示自己要拍摄《沙丘》时,不少业内人都认为他疯了。但事实上,他接手的时间,刚刚好。观众变了从2021年到2024年,由维伦纽瓦执导的系列电影《沙丘》已经上映了两部。观众的评价则发生了截然不同的变化,翻看《沙丘》第一部作品的评价,有观众表示:“电影又臭又长,一点没有好莱坞大片的节奏”“叙事拖沓,演了个寂寞”“甜茶真美,导演真自恋”。到了《沙丘2》时则变成了:“给我把沙漠吹爆”“电影美学天花板”“沙虫真爽没看够”“什么时候上第3部?” ……事实上,导演没换、演员没换、故事没换、表达风格也没换,但观众的口味变了。正如前文所说,此前的几十年间,在好莱坞的持续投喂下,节奏紧凑、场面宏大、持续挑逗荷尔蒙的影片,成为被观众所接受的主流作品。美国作家爱德华·杰·艾普斯坦曾在《制造大片》一书中,总结了一套大片成功公式:在过去的一段时间中,高票房作品一般是改编自童书、漫画、小说、卡通,或者主题游乐园的游乐项目;主角以儿童或者青春期的少年为主,配角长相诡异、性格古怪;剧情像童话故事,软弱或是无能的少年历经艰险、蜕变,成为找到人生方向的坚强成人;动作场面可以激烈但不可以血腥;结局圆满,主角胜利;大部分都还可以再拍续集。漫威如果看到这段分析,肯定连称好家伙,你直接报我身份证算了。在后《复仇者联盟》时代,漫威充斥进来越来越多的支线、人物、平行宇宙,疲态尽显,越着急越顾此失彼,越想快一点看到商业回报,电影就越粗粝,最后消磨掉的是观众的耐心。《沙丘》系列电影正是这个时期进入市场。虽然故事过于庞杂,世界观过于复杂,甚至还带有浓厚的神秘色彩,导演不惜牺牲第一部作品的故事性来讲述架构,但它最终仍被大部分观众接受,其中的原因无外乎三个字,“受够了”。观众受够了爆米花电影带来的空虚感,也受够了部分电影给自己带来的智障感,更受够了自己明明在电影院里如坐针毡看完的电影,最终竟然有好几亿票房。维伦纽瓦在《沙丘》中创造出了属于自己的独特美学,和他在《降临》中的设计一脉相承,通过巨物的对比感,让人们带入自身渺小的设定中,从而获得震撼。颜色的使用则更加极致,大漠的黄和哈克南家族中的黑白处理,再次带来与众不同的视觉冲击。而汉斯·季默出色的声音效果和音乐,恢弘磅礴中甚至承载了一部分叙事的功能,补全了部分想象。据说,汉斯·季默为了给《沙丘》做音乐,“鸽”掉了诺兰的《信条》。很难简单评价《沙丘》到底有多好,但这或许本就应该是电影原来的样子。《沙丘》剧照 图/《沙丘》官方微博下一个《指环王》?不少观众将《沙丘》和《指环王》系列做对比,但由于文本的区别,和时代的不同,《沙丘》想要实现曾经《指环王》的成功并不容易。在《沙丘2》中,观众终于见到大场面的打斗,骑沙虫确实荡气回肠。终于见到剧情往下推进,《沙丘2》的后半段故事节奏明显加快,以至于部分观众在后半段没看爽,电影就结束了。相比起《沙丘》第一部来说,第二部确实推进了剧情,也扁平化了一些人物,但从电影节奏来说,与《指环王》系列仍然不在一个水平上。《沙丘2》确实与《指环王2双塔奇兵》有相似的状态,但是缺乏《双塔奇兵》中,甘道夫从炎魔处练级归来,灰袍变白袍的极致高潮点。这不禁让观众担忧,《沙丘3》的故事将如何展开。从目前看,由甜茶(提莫西·查拉梅)扮演的男主保罗大概率会支撑起目前三部曲的全部,但这只是沙丘系列故事中最开端的一小部分,只仅仅完成一个如“王子复仇记”一般的太空歌剧,这显然是不够的。《沙丘》剧照 图/《沙丘》官方微博相比起《沙丘》,《指环王三部曲》,和后续完成的《霍比特人三部曲》则更加完整,紧凑,其中的人物也更加鲜活有特点。对于好莱坞来说,谁是下一个《指环王》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谁率先打破惯性思维,成为第一个吃到螃蟹的人。商业电影总是有从众心理的,有一种方式能赚到钱,自然就会有追随者和效仿者,当一种方式赚不到钱的时候,自然就会有人想办法改变。这其实也是好莱坞可以持续发展到今天的关键所在。从这样的角度来说,观众去电影院看《沙丘》是稳赚不亏的,就当花钱给未来买个机会,那些压根不应该出现在电影院里的作品,也应该明白,行骗终究不能长久。作者:吉安冰编辑:胡韵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